曾道人二码中特诗
当前位置 :主页 > 曾道人二码中特诗 >

李霁野:梦到梅花即见君(台岛觅故人)

来源:http://www.762601.com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9-03-15 11:34 浏览 :

  近日,由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主办,南开大学、北京鲁迅博物馆、中国现代文学馆、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上海鲁迅纪念馆协办,北京台湾会馆承办的李霁野先生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台湾会馆举行。

  红白色调相间的台湾大学图书馆是记者在台北时爱去的所在。这座日式建筑几经自然风雨的侵袭、历史岁月的积淀,越发显得古色古香。置身其中,你一不小心就会碰到旧日民国学人的哪则故事。回到北京,4月2日的台湾会馆,李霁野诞辰110周年座谈会正在举行。听专家们大谈李霁野在台湾工作期间为消除殖民影响、重建中华文化所作的突出贡献,记者不由产生了好奇——这个当年“未名社”成员,著名教育家、作家、翻译家,与台湾有过怎样的缘分?

  事情还得从1946年说起。新任台湾省编译馆馆长的许寿裳来函约请李霁野去台北做编译工作,而且还答应给报销路费和解决住房。这一消息让困顿已久的李霁野格外兴奋,于是决定全家一起奔赴台北。

  在台北,与两位老友台静农、李何林一起工作,起初编译生活还是很惬意的。1947年“”后,编译馆被撤销。李霁野和李何林经许寿裳的推荐,分别到台湾大学外文系和中文系任教。但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许寿裳因赞扬鲁迅而被当局仇视并遭暗杀。作为鲁迅在北大教书时的学生,李霁野愤怒了。虽然继续平静地给学生们上课,但他不断表现出的鲜明政治态度,再次引起了当局的注意,传闻有随时被捕的危险。1949年4月,为避迫害,李霁野挈妇携子离开台湾,经香港安然抵达天津。

  在台大外文系工作时,为给自己倾力翻译的名著《四季随笔》加注,他从台湾大学借了一册该书的原文注释本。对《四季随笔》中引述的希腊罗马作家的文字出处,注释本都有详细考证,这给了正在翻译中的李霁野很多帮助。李霁野深夜离开台北时,这部书不及归还,便带回大陆。

  值得一提的是,《四季随笔》中译本于1947年由台北的台湾省编译馆出版。当时印制了2000册,许寿裳还特别加印50部精装本,用以分赠内地各大学图书馆,因为这是台湾回到祖国怀抱后印行的第一批书。

  1990年,当年老友台静农托嘱学者秦贤次等专程到天津看望李霁野,还带来一本台静农保存多年的《四季随笔》台湾版。此中情谊,令李霁野异常激动。他将借出40多年的《四季随笔》注释本交给秦贤次,请他带回归还台湾大学图书馆:“多年来因不能通邮,转托人又怕丢失,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件事。幸而现在两岸日趋和好,从台北来探亲访友的人日多,现在两位朋友来自台北,到津看望我,特托他们将书奉还。对不起之处,还望原谅!”

  1949年台北一别后,李霁野与台静农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为了避免政治麻烦,他们只好间接通信问询近况,互报平安,有时则是辗转寄送录音带,把自己的声音传给对方。1977年12月,台静农托女儿从美国寄来信、照片和他画的一幅梅花小品,上面题写了宋人的两句诗:“孤灯竹屋霜清夜,梦到梅花即见君。”1986年台静农又寄来了他书写的自作绝句多首,李霁野从中选出一首表现祖国之思的,送给天津书法家协会,供他们刻在蓟县长城碑林上,给老友留下个久远的纪念。

  1990年10月9日,台静农因癌症逝世于台北。这一噩耗使李霁野深深陷于悲痛里,一年后他写了一篇风格独特的散文《记梦》。文章以杜甫《梦李白》中的两句诗“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起始,记述了他梦中返回故乡探看老友旧居,并在四川白沙见到台静农的情景,全文且喜且悲,亦真亦幻,读后让人唏嘘不已。

  90岁高龄的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女士如今依旧健硕,她在天津举行的另一场李霁野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回忆说,当年赴台后曾专程拜望台静农和李霁野。后来到了海外,也客串过替两位老友传递信息的任务。“从这些文字看来,李先生实在是一位风格极为淳朴恳挚的性情中人。”有感于此,叶女士曾经写了两首七绝送给李霁野,其中一首诗是这样写的:“话到当年语有神,未名结社忆前尘。白头不尽沧桑感,台海云天想故人。”

  习新常态李克强执政之道新的“中拉时间”世界最胖猫国产加密手机现役上将狼群袭人宁财神回击白岩松档案管理费将取消女子公园放生剧毒蛇济南垃圾箱装温度表发改委前司长被查吉林粮产地遇旱情谈西藏发展堰塞湖险情基本解除